陳先生

打鼾,會讓一個人失去多少事物?

對陳先生來說,他的健康、外宿形象、學習效果、工作耐力等,都名列清單。

陳先生告訴我們,他從高中起就會打鼾。從那時起,他就不知道什麼是睡飽、睡好的感覺,每天到學校後都欲振乏力,因此上課對他來說,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。就算他滿腔學習熱忱,一旦意志力用盡,終究還是難逃瞌睡蟲的入侵。尤其當他到美國留學時,許多課程幾乎都排在中午,這對他來說是一種痛苦的折磨。陳先生說:「那時我只能硬喝咖啡,否則我真不知該如何撐過課堂。」後續,陳先生因為宗教信仰因素,不碰茶、咖啡等刺激性飲品,這讓陳先生對睏倦感幾乎束手無策。陳先生說:「別人睡覺是在充電,我睡覺卻還是在耗電!我能順利完成學業,只能說是幸運,用小聰明過關。」

除了學習上的無力外,陳先生對外宿也心生陰影。畢業旅行時,他整夜ㄍㄧㄣ著不睡,不是因為玩得太嗨,而是怕吵到別人。出差外宿時,他總是得撐著讓同寢同事先睡,以免同事被他的鼾聲吵得睡不著。這些無奈,都讓他的外宿樂趣大打折扣。

然而,這些都還不是最大的損失。陳先生覺得打鼾對他人生最大的剝奪,是他的生活熱忱。陳先生說,他有好多計畫想去執行,包括進修語言、鍛鍊身體跑馬拉松、到教會做事工、與孩子一同參加活動等。但,每到五點半下班時間,他幾乎都是垮著回到家,完全沒有任何體力做他想做的事,就連原本閱讀書報的興致都沒有。只要一回到家,他幾乎是馬上就睡著,晚上哪裏也不想去,什麼都不想做。陳先生苦悶地說,他的人生竟然只剩下日間那三分之一,活著大半時間裡就是只有「累」,這讓他感到沮喪。

明明,人生都還不到退休年齡,卻已有明日黃花之嘆。難道,下半輩子就得讓鼾聲,逐漸吹熄生命之火嗎?

就在我們剛研發牙套時,我們了解到陳先生睡眠的問題,希望牙套能有所助益。但,初期研發之時,我們的觀念與呼吸方法都尚未成熟,可是陳先生仍舊信任我們,願意親身試驗牙套的作用。可以說,陳先生是無恙牙套的第一代使用者。

結果,陳先生的配戴成效,出乎意料之外的好。他不但鼾聲大幅降低,睡眠品質提升,連多年的鼻過敏問題也連帶改善。這讓處於初期研發階段的我們,有信心找到對的打鼾治療方向與牙套設計重點。

一年後,我們專訪了陳先生,想了解他這一年來身體的變化。以下,是兩段陳先生的親身分享:

在第二段的採訪中,我們詢問了陳先生的生活變化。陳先生精神抖擻地說,現在他的人生好像多了一倍,以前90%的時間是迷迷糊糊,現在是90%精神很好。陳先生的具體改變有:

 ● 每早五點多起床,就感覺有睡飽,能神清氣爽地去運動,之後再去上班也不累

 ● 晚上每天都可以排活動,就算在外頭忙到接近十點才返家,精神還不錯!

 ● 看書與工作的效率更高,注意力與記憶力變好!

因為睡眠品質與精神狀態都維持得很理想,陳先生甚至打趣地說:「要是我年輕時候就能配戴牙套,說不定我就能考上台大了!」

不過,人生一切都還不遲。

依照陳先生現在活力充沛的狀態,他的理想人生才正要開始。陳先生豪氣地說:「我要把以前浪費掉的時間,一一地要回來!」看著陳先生的笑容,我們也特別滿足。原來,治療打鼾這件事,竟然可以贏回這麼多。



發表迴響

Demos

Color Skin

Header Style

Nav Mode

Layout

Wide
Box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