實踐不可能的睡眠任務:光田醫院沙鹿總院

【1 x 1=∞】

7月初,光田醫院沙鹿總院的沈炳宏醫師,邀請我到耳鼻喉科部報告牙套治療睡眠障礙的臨床經歷。起初,我原以為這可能又是另一場「聽聽就好」的簡報,畢竟我的治療觀念與一般學術理論相去甚遠,再加上我也不過是間小鎮診所的臨床牙醫師,要獲得醫院的研究興趣,我知道機會比遇上伯樂還低。

但,因為我在睡眠治療的臨床觀察上,實在發現太多人體的奧妙,我衷心希望這些觀察能夠進入醫學研究。所以,就算去醫院報告後,經常落得火花熄滅的下場,我還是願意點著我的燭去找醫師們聊聊,希望哪天這燭火能被引出去。

沒想到,這點燭火在光田,有了聚燭成焰的機會。

簡報前,沈炳宏醫師告訴我,他一直在思考,怎樣才能實務地將睡眠醫學「整合」起來。就現況來說,許多睡眠中心雖然標榜「跨科」團隊,整合了胸腔內科、精神科、神經科、耳鼻喉科、牙科以及心理科等科別,但在鑒別診斷與治療方面,實際上仍是分科派送:戴呼吸器的就分到胸腔內科,開刀的就轉到耳鼻喉科,做牙套的就去找牙科。患者只能根據醫師建議,自己選科接受治療。

這樣的結果是,很多患者發現開完刀後效果不彰,又再跑去找胸腔內科醫師諮詢配戴呼吸器的治療方式 ; 也有患者因配戴呼吸器無法適應,再另外尋求耳鼻喉科與牙科。

就目前睡眠中心的運作本質來說,「整合」的號召性多半是在醫療「行政」層面,但這種跨科別的組成,卻未能實踐「整體醫學」的治療。換句話說,患者還是得分科跑,睡眠問題依舊分科來治療。

當天,沈炳宏醫師邀請了同院的神經內科楊鈞百醫師,以及院內睡眠中心的同仁們,一起探討如何在睡眠醫療上,達成「整合」的 teamwork:一起重新思考睡眠障礙的問題,然後統整方法找到更有效率的治療方式。

這,代表患者不是一科又一科地找醫生問病因,或是一關又一關地試著各種治療,而是醫生們有著「整合」的眼光,切中病因,提供患者風險更低、成效更好的綜合治療。

要實踐這樣的願景,研究就得跨科一起做,共同探究已知之外的可能。

我非常高興,能遇到沈炳宏醫師與楊鈞百醫師。在保守嚴肅的醫療體制裡,他們的研究熱情與幽默感,真是打著燈籠也難找。

期許,這份彼此相乘的緣分,可以創造出無限的醫療能量,讓人們免於睡眠障礙的無助與畏懼。

照片:光田醫院沙鹿總院耳鼻喉科部 2016.07.06

沈炳宏醫師的臉書回覆


沈炳宏醫師採訪上

親和度破表、笑容總露出招牌門牙的沈炳宏醫師,是我們近期睡眠醫學研究的團隊召集人。自謙滿腦子鬼靈精怪想法一堆,實則革新實踐許多開創性研究的他,不僅在本業醫療領域技術一流,在音響方面的科技與人文造詣更是一絕。

想了解這位耳鼻喉科醫師,為何願意在光田深耕 20 年?他在科內與科外的所思所想又為何?請觀賞沈醫師的上、下專訪

◎ 在光田,一待 20 年

  • 光田耳鼻喉科的特色


沈炳宏醫師採訪下

◎ 走出自己的新路:
鼻腔術後液態凝血劑的運用
國際獨創的亞洲嗅覺測試劑

◎ 投入睡眠治療
整合睡眠醫學的思考
對止鼾牙套的定位與期待

光田睡眠醫療研究團隊
沈炳宏醫師:耳鼻喉科主治醫師
楊鈞百醫師:神經內科主治醫師、醫學研究部主任
嚴元鴻醫師:一般內科主治醫師、醫學研究部副主任



Demos

Color Skin

Header Style

Nav Mode

Layout

Wide
Boxed